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关于“精油芳疗是否可以预防新型肺炎”?

精油是否可以抗击病毒?


“丁香医生”的一篇常规“辟谣文章”激起精油、芳疗教育及从业人士的一阵反击。


“丁香医生”的辟谣原文中很多漏洞,其中一点他们指出“精油”在中国是归类于化妆品。


这里,他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精油”应用于护化妆品只是很小一部分。更多的植物精油,即来自于植物“根茎叶花果实”的芳香挥发性物质,作为天热芳香原料,除了化妆品外,还被广泛应用于食品、药品及更多日常家居产品中。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以下是“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芳香健康产业分会”王有江会长发起的“大疫新声”中一篇重量级文章,关于“精油抗病毒”有理有据,值得更多人了解,从理性的角度,辟谣那些“辟谣”者。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抗病毒的研究进展

节选自

《新冠肺炎疫情下精油产业的发展》

冯涛 姚凌云 宋诗清 孙敏 王化田

(上海应用技术大学香料香精技术与工程学院)

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大流行强调了确定预防病毒感染的有效方法的紧迫性。

1990至1999年间,在美国,非大流行性甲型流感病毒(IAV)感染了5-20%的人,每年造成约36,000人死亡和226,000人住院。IAV感染始于病毒血凝素(HA)与细胞表面唾液酸的结合,病毒颗粒通过受体介导的内吞作用内化。而在内体中,病毒的HA蛋白被激活,病毒与内体膜融合。融合后,IAV关闭宿主细胞蛋白质合成和细胞复制。因此,受感染的细胞会因凋亡或细胞溶解而死亡。

流感是一种传染性呼吸道疾病,由A型、B型和C型三种流感病毒之一引起。就人类发病率和死亡率而言,A型流感病毒是最重要的。

这一物种在多种鸟类和哺乳动物中都有发现,有几种不同的血清型引起了全球流感大流行:H1N1导致1918年西班牙流感(全球死亡4-5000万人)和2009年猪流感;H2N2导致1957年亚洲流感(全球超过100万人死亡);H3N2导致1968年香港流感;以及H5N1导致2004年禽流感。B型流感病毒主要局限于人类宿主。这种病毒的变异速度比A型慢约2-3倍,因此对再次感染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C型流感病毒比A型和B型流感病毒不太常见,其影响通常很温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建议为6个月龄及以上的每个人接种每年一次的流感疫苗。然而,由于病毒,特别是A型病毒很容易变异,而且有几个血清型在人类群体以及哺乳动物和禽类宿主中流通,感染流感的机会并不是零。

目前用于流感的抗病毒药物包括金刚烷胺、金刚乙胺、奥司他韦(达菲®)和扎那米韦(瑞乐沙®)。这些药物已被FDA批准用于预防和治疗A型流感感染;奥司他韦和扎那米韦也对B型流感有效。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多年来,精油一直被用于芳香疗法、按摩疗法、情绪健康、个人护理、营养补充剂或清洁。随着健康科学家和医疗从业者发现这种疗法的益处的科学证据,精油的现代使用迅速增长。

在日本,紫苏叶(紫苏叶)被用来治疗抑郁症。研究表明,紫苏醛是紫苏草精油中的主要成分,通过刺激嗅神经发挥抗抑郁药样作用。多年来,白花蛇舌草和锯缘白花蛇舌草精油在传统医学中被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其他炎症性疾病。研究表明,乳香精油通过抑制免疫细胞因子的产生和白细胞的浸润而具有抗炎活性。此外,芳香疗法中使用的许多其他精油还具有药用特性,包括防腐特性和提升情绪的功效。

植物独特的化学成分可以保护它们免受昆虫、细菌或病毒的侵袭。


因此,从植物中提取的精油可能会有效地保护人类免受病毒感染。除了对植物和人类的香料有内在的好处外,精油在历史上被许多文化所使用,因为它们具有药用和治疗的功效。


它们最早在古埃及用于治疗各种疾病和其他身体和精神需求。受古埃及人的启发,希腊人、罗马人、印度人、波斯人以及中国人都开始改进从芳香植物中提取油的蒸馏方法,并在医疗实践中广泛使用,用于各种目的,如促进健康,改善个人卫生,以及治疗按摩和芳香疗法。它们还被用作美容护理、食品准备和宗教仪式。

据报道,精油是流感感染的补充和替代治疗选择,几种精油和精油成分已经显示出抗流感病毒的活性。此外,精油及其成分也可用于治疗流感症状。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有效对抗病毒的植物精油

1.1佛手柑

佛手柑精油一般通过冷榨佛手柑(芸香科)果实的果皮获得,但也可以通过水蒸气蒸馏获得。佛手果油含有丰富的单萜烯类化合物,特别是柠檬烯(23-55%)、芳樟醇(2-37%)、乙酸芳樟酯(12-41%),少量的β-蒎烯(高达10%)和γ-松油烯(高达10%)。Vimalanathan和Hudson已经证明佛手柑油在体外具有抗流感病毒活性(0.3%浓度的佛手柑油100%抑制甲型H1N1流感)。此外,这些工作人员在接触佛手柑油蒸汽10分钟后发现95%的H1N1病毒抑制率。除了抗流感活性,佛手柑油还显示出抗菌、抗炎、抗焦虑等特性。

1.2桂叶

0.3%的桂叶挥发油在体外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抑制率为100%,与桂叶油蒸气作用30min后,对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100%。桂叶油通常以丁香酚(75-85%)为主,其次是芳樟醇(1.6-8.5%)、(E)-肉桂醛(0.6-1.5%)、(E)-肉桂乙酸酯(0.7-2.6%)、β-石竹烯(0.5-6.7%)、乙酸丁香酯(0.1-2.9%)和苯甲酸苄酯(0.1-8.3%)。然而,还有其他的化学成分,包括β-石竹烯(53%)和1,8-桉树素/邻伞花烃等。

1.3桉树(尤加利)

桉属(桃金娘科)种类繁多,原产于澳大利亚,但现在在世界各地种植。药用桉树油富含1,8-桉叶油素,来源于蓝桉叶(蓝胶)、桉树叶(蓝树胶)、多苞茶(蓝果)和油茶(油果)。蓝桉叶精油在0.3%浓度下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抑制率为90%,作用10分钟后对病毒的抑制率为90%。商品澳大利亚蓝桉的叶油主要由1,8-桉叶素(桉叶脑,81-84%),此外,还含有柠檬烯(8-12%)、α-蒎烯(2-4%)和对伞花烃(~2%)。精油成分因产地不同而不同,1,8-桉叶素的浓度从17%到90%不等。

经精油蒸气浸泡30min后,桉叶油对A型流感病毒(H11N9)的抑制率为100%,表明其对甲型流感病毒(H11N9)有100%的抑制率。多苞叶油富含1,8-桉叶素(87-94%),α-蒎烯(高达1.1%)、香桧烯(高达1.0%)、β-蒎烯(高达2.3%)、柠檬烯(高达1.9%)、对伞花烃(高达2.8%)和松油烯-4-醇(高达2.8%)。桉树油中含有高浓度的1,8-桉叶素,这可能是它对某些流感症状有疗效的原因。虽然1,8-桉叶素已被证明没有镇咳活性,但该化合物已显示出作为粘液溶解和解痉剂的临床疗效,以及对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等炎性气道疾病的有益效果。在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中,该化合物已显示出对急性鼻窦炎的疗效,并缓解头痛、鼻塞和鼻腔分泌物。此外,1,8-桉叶素在大鼠身上显示了溃疡愈合和胃保护作用,在离体小鼠回肠上也显示了抗痉挛作用。

 1.4天竺葵

天竺葵油是天竺葵地上部分的水蒸气蒸馏精油。P.graveolens原产于南部非洲,但现在全世界都在种植。天竺葵油的主要成分随地理位置和生长阶段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但通常主要是香茅醇(21.9%-37.5%)、甲酸香茅酯(9.8%-20.6%)、香叶醇(6.0-16.5%)、甲酸香叶醇(1.5%-6.5%)、薄荷酮(高达13%)、异薄荷酮(高达9.9%)和芳樟醇(0.8%-14.9%)。来自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栽培的P.graveolens样品显示50.2%的香叶醇和还原的香茅醇(14.2%)。0.3%的天竺葵油在体外对A型流感(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80%,暴露在蒸气中30分钟后对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95%。但发现香叶醇对A型流感病毒(H3N2)没有活性。

1.5薰衣草

薰衣草精油是从薰衣草属(薰衣草科)的花穗中水蒸气蒸馏得到的。薰衣草油在0.3%的浓度下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体外抑制率为85%,与薰衣草油蒸气作用30分钟后对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80%。狭叶薰衣草精油富含乙酸芳樟酯(37.0-43.6%)、芳樟醇(19.7-39.1%)、香叶醇(高达9.3%)、β-石竹烯(高达5.1%)、松油烯-4-醇(高达14.9%)、薰衣草醇(高达1.5%)、乙酸芳樟酯(高达5.5%)、1,8-桉叶脑(高达4.1%)和龙脑(高达6.4%)。

1.6柠檬香蜂草

柠檬香蜂草油是从梅丽莎药用植物(拉米科)的地上部分提取的水蒸馏油,已显示出抗A型禽流感病毒(H9N2)的活性。因此,在低至5ppm的浓度下,柠檬香蜂草挥发油对体外病毒感染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柠檬香蜂草油主要由柠檬醛、橙花醛和香叶醛组成。橙花醛的浓度一般在17-32%之间,而香叶醛的浓度通常更高(23-43%),有些香叶醛的浓度高达85%。柠檬香蜂草油的其他成分包括芳樟醇(高达9.0%)、香茅醛(0.7-20.3%)、香叶醇(高达23.2%)、β-石竹烯(高达11.3%)和石竹烯氧化物(0.4-31.7%)。柠檬醛(橙花醛和香叶醛的混合物)、芳樟醇和香叶醇对人类3型副流感病毒显示出抗病毒活性,但香茅醛没有活性。

1.7香茅草油

香茅(Cymbopogon flexuosus,Poaceae)精油在0.3%的精油浓度下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抑制率为100%,作用30分钟后抑制率为90%。香叶醛(48-54%)和橙花醛(29-33%)已被报道为香茅草的主要成分,但已有许多基因型、栽培品种和改良品种被报道为香茅草。香叶醛和橙花醛可能是香茅草油抗病毒活性的原因(见上文)。

1.8 茶树油

茶树油是从互叶千层草(Myrtaceae)叶中提取的精油。已经鉴定出六种不同化学成分的茶树油,这与澳大利亚自然种群的地理位置有一定的相关性。这六种化学成分包括松油烯-4-醇、1,8-桉树脑、松油烯和三种混合成分:1,8-桉树脑/松油烯-4-醇、1,8-桉树脑/松油烯、1,8-桉树脑/松油烯/松油烯-4-醇化学型。商品茶树油由松油烯-4-醇(30-48%)、γ-松油烯(10-28%)、α-松油烯(5-13%)、1,8-桉树脑(最多15%)、松油烯(1.5-5%)、对伞花烃(0.5-12%)、α-蒎烯(1-6%)和α-松油醇(1.5-8%)组成。茶树油在0.01%浓度下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抑制率为100%,半数抑制浓度(IC50)为6ppm。此外,茶树油蒸汽作用于A型(H11N9)病毒30min,抑制率为100%。茶树油成分松油烯-4-醇、松油烯和α-松油醇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具有抗流感病毒活性,其IC50值分别为25ppm、12ppm和250ppm。然而,α-松油烯、γ-松油烯和对伞花烃没有活性,另一方面,松油烯-4-醇对几种呼吸道病原体显示出抗菌活性,包括流感嗜血杆菌、肺炎链球菌、黑曲霉、黄曲霉和烟曲霉。

1.9 百里香油

百里香精油在0.3%的浓度下对甲型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100%,而且蒸汽作用30分钟后对病毒的抑制率为70%。百里香油的化学成分已经从世界各地的样品中得到了广泛的研究,至少有20种不同的化学成分被鉴定。“典型的”百里香油是百里香酚为主的化学成分,平均百里香酚含量为45%(范围31-50%),但也含有大量的对伞花烃(0.1-26.6%,平均=15.6%)和γ-松油烯(高达22.8%,平均=9.3%)。此外,还有其他几种化学成分的普通百里香富含百里香酚和/或香芹酚。百里香酚已被确认为一种抗流感药物。此外,百里香酚和香芹酚都显示出镇咳活性,而百里香酚则显示出对副流感3型病毒的抗病毒活性。

1.10 白前根油

“白前”(Cynanchum Stauntonii)为萝卜科(Asclepiadaceae)白首乌(Cynanchum Stauntonii),在中药中被用作镇咳和祛痰的药用。通过水蒸气蒸馏法从木通根中提取挥发油,并对其抗甲型H1N1流感病毒活性进行了筛选。挥发油具有体外抗病毒活性,IC50为64ppm。此外,在使用小鼠模型的体内试验中,300毫克/(kg·d)剂量给出了100%的存活结果。挥发油的主要成分为(2E,4E)-癸二烯(23.0%)、γ-壬内酯(4.2%)、5-戊基-2(3H)-呋喃酮(3.8%)、3-异丙基-1-戊醇(3.5%)、氧化石竹烯(3.1%)和(2E,4Z)-癸二烯(3.0%)。

1.11 “鱼腥草”根油

鱼腥草(Sauraceae),又称“Dokudami”(日语)、“phak Kao Thong”(泰语)或“鱼腥草”(英文),在中国传统医学中已有数百年的历史,用于缓解流感样呼吸困难,如生痰、咳嗽和气短。关于鱼腥草地上部分的精油成分已有一些报道。精油的特征是脂肪酸衍生的化合物,如癸醛(3.4-8.9%)、癸醇(·高达7.0%)、2-十一酮(23.0-36.1%)、癸酸(1.4-6.3%)、十二醛(高达7.3%)和2-十三酮(2.6-5.6%)。鱼腥草精油已经被筛选出对A型流感(H1N1)的抗病毒活性,并显示出活性,IC50为48ppm。还筛选出了2-十一酮、十二醛和辛醛三种鱼腥草挥发油成分,IC50分别为62ppm、51ppm和15ppm。

1.12 其它精油成分

除上述精油成分外,还有几种挥发性化合物显示出抗流感活性。


(E)-肉桂醛在体外表现出抗病毒活性,在浓度为0.53%的情况下,3小时后对甲型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70%。该化合物在小鼠模型中吸入后,对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89%,具有体内活性。(E)-肉桂醛是肉桂(Cinnamomum Zeylanicum)树皮精油的主要成分(58-98%)。肉桂醛对呼吸道病原真菌黑曲霉、烟曲霉菌、嗜酸杆菌、黄曲霉、白色念珠菌、热带假丝酵母菌、假热带假丝酵母菌和荚膜组织胞浆菌也有抑制作用,对流感嗜血杆菌、肺炎链球菌也有抑制作用。显然,肉桂树皮油本身并没有经过抗流感活性测试。

在0.22%的浓度下,倍半萜酮大根香叶酮对A型(H1N1)流感病毒的抑制率为80-90%,对A型(H3N2)病毒的抑制率为80%,对B型病毒的抑制率为75-100%。大根香叶酮含量丰富,分别为盐碱杆菌地上部分挥发油(42%)、独花丁香果实挥发油(28%)、大花水飞蓟叶挥发油(67%)、老骨草地上部分挥发油(50%)中的主要成分。到目前为止,这些植物中没有一种进行过抗流感活性筛选。

广藿香醇已经在体外和体内进行了抗流感活性的筛选。该化合物在10ppm时对A型(H1N1)病毒的抑制率为89%。广藿香醇对A型(H2N2)有体外活性,IC50为0.89ppm。在使用小鼠模型进行的体内试验中,广藿香醇在剂量为5毫克/(kg·d)时显示出70%的存活率。广藿香精油含有约23-54%的广藿香醇。广藿香油显然没有抗流感活性的研究;然而,甲醇提取物确实显示出对A型(H1N1)的活性(在10ppm时抑制率为99.8%)。

β-檀香醇在0.01%的浓度下对A型(H3N2)流感病毒的抑制率为86%。市售檀香精油含有40-50%的β-檀香醇和15-25%的α-檀香酚。檀香油显然没有经过抗流感活性筛选。

其他一些植物精油的抗病毒活性见表1所陈列的内容。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在预防和治疗流感感染方面显示出了希望,证实了相应植物的大部分传统药用用途。除了它们的抗病毒活性外,许多精油还可以缓解流感的一些症状。


与流感感染有关的抗病毒精油和精油成分的研究机会很多,包括筛选更多的精油,分离和筛选精油成分,以及评估抗病毒的活性机制。


虽然精油已经显示出抗病毒活性,可以被认为是流感感染的补充和替代疗法,但本文仅供参考,并不推荐用于自我用药。有关流感的治疗方案,还是需要咨询相关医疗机构。


特别鸣谢: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芳香健康产业分会

王有江会长

《大疫新声》更多专业文章敬请期待!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点击阅读原文【HAA芳疗师认证课】

0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精油芳居生活芳香生活精油治疗 » 精油不能抗病毒?辟谣“丁香医生”的“辟谣”!
分享到: 更多 (0)

精油芳香网

联系我们关注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