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文/语音:汤一新教授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针对现如今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委、四川省乐山市中医医院新冠肺炎防控中医专家组顾问汤一新教授,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我以一名老中医的名义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当然行!
汤一新教授曾经提出“中西医关系经纬论”:西医是经线,中医是纬线,两种线在地球仪任何一点上都可相交,但永远不可能重叠。

具体我们展开来讲!

划重点

01

  先从“中国人有救了”说起

自2020年春节前夕,武汉封城开始,全国人民行动起来,积极参与一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阻击战。有人看到一位加拿大大夫前来支援的消息欣喜若狂,在网上高呼:“这下中国人有救了!”


我们欢迎并非常感谢国际友人的支持。但是,这种欢呼妥当吗?只有外国人才能救中国吗?笑话!


划重点

02

  疗效是检验医学医术的根本标准

来自山西省卫健委的报道(2月1日):山西省对确诊的3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有31例实施了中医药救治。其中,1例属纯中药治疗,30例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结果,有17例病情明显好转;14例症状平稳,总有效率100%。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  1月31中医治疗冠状肺炎/20名武汉患者集体出院

1月31日湖北之声消息:下午5点左右,中医治疗冠状肺炎 20名患者同日集体出院!地点: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今日出院患者中,最大年龄64岁,最小年龄15岁。这是疫情爆发迄今为止一次出院最多的记录!截至目前,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累计出院确诊患者72例。

此前,首支国家中医医疗队,即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依托中国中医科学院组建的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抵达武汉后迅速展开工作,与金银潭医院完成对接,1月27日进驻医院正式开展了医疗救治工作。

2月4日,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联合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方案中强调:“各有关医疗机构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各省、市、自治区纷纷发布的中医预防方案

2月5日三甲传真:半副药退去新冠病毒热,3天走出鬼门关!

报道说: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和北京西苑医院医疗团队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援助期间,2月3日首批以中医药或中西医结合方式治愈的8名患者集体出院。值得一提的是,其中6名是重症患者。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  走出鬼门关的8名患者

2月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积极组织一线临床医生参与筛选有效方剂,根据近期中医药临床救治及疗效观察情况,将“清肺排毒汤”推荐全国各地使用。

来自前线的北京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说:“西医治疗目前没有明确的疗效,在这种情况下,我主张基本营养支持治疗为主(按:“脾胃是后天之本,脾阴是后天之本的本中之本”),而不是过度使用抗生素和激素。因为大剂量的长程使用抗生素,要么会引起难辨梭状芽孢杆菌的感染,要么就会引起真菌感染,问题很多很棘手。”

北京平心堂张晓彤先生说:“实践早就证明连达菲之类的神药都无效,西医对病毒束手无策,为什么还只用西药抢救?为什么不把非典时已证明有效的中药送上?”

大敌当前,中医药早该走上主战场,而且应该成为首选抗瘟疫药物。


划重点

03

非典战役的回顾

疫情危急,中医泰斗联名上书,承诺1-3天退烧!(转引自“仰望岐黄”)

下面是“拨开迷雾看世界”翻拍的官方复印件: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小汤山医院治愈率高的主要原因,就是中西医结合。


新华网北京2003年6月20日电:北京小汤山医院共收治680名非典患者,672名痊愈出院,8人死亡,治愈率超过98.8%。1383名医护人员无一感染。

钟南山院士主持的广州呼吸病研究所,刚开始收治88例病人,死亡10例,幸存者还留下了肺纤维化、骨头坏死等后遗症。之后中医介入,再治疗71例,死亡只有1例,而且很少后遗症。

钟南山院士之后高度肯定了中医药的作用。

中国人本来就握有杀手锏。

划重点

04

 新型病毒,西医没有特效药物,中药能行吗?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委、四川省乐山市中医医院新冠肺炎防控中医专家组顾问汤一新

我以一名老中医的名义负责任地告诉大家:

当然行!

中医和西医治疗病人,方法是不一样的。


我曾经提出“中西医关系经纬论”:西医是经线,中医是纬线,两种线在地球仪任何一点上都可相交,但永远不可能重叠。


坚持以经线为标准,强求纬线只有重叠于经线才承认它“科学”,那恰恰是科盲。治疗上,中西医各行其道,相得益彰。不能强行用西医的方法、标准来检验中医。


科学的真理并不是惟一的和排他的,而可以是多元的,在不同的形势中各有长处的。


打个比方:西医治病相当于抓捕罪犯,对于求得社会的长治久安,这个工作当然重要。它首先必须准确地掌握罪犯(例如新冠病毒)是谁?躲藏在什么地方?以什么方式在躲藏?躲藏起来如何再度作案?才能够实施有效的抓捕将其绳之以法。如果一种新病的散播者乃何方妖孽,有哪些法术,一概不知,西医就拿它无可奈何。以SARS与MERS为例,两类冠状病毒均能依靠病毒表面的糖蛋白与细胞表面的受体进行结合,并在细胞质中释放出RNA,指导合成新的病毒颗粒。虽然已知SARS病毒识别的是ACE2受体,MERS病毒识别的是DPP4受体,但它们都具备进行“免疫逃逸”的多种策略,能够有效避免先天免疫系统的反应(即躲避公安的追捕并能继续犯案)。面对如此狡猾的病毒,西医尽管理论上似乎清清楚楚,治疗起来却依然辛苦、吃力。


中医则不然,它相当于抓纲治国的贤臣良相,着力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扶正祛邪,全民皆兵,调动防御能力让机体自己形成围剿的合力,把病毒赶进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中医药不是直接杀毒的大刀长矛而是叱咤风云的指挥者,不是勇战疆场的关羽张飞而是“安居平五路”的诸葛亮。他不是致力于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和张飞丈八蛇矛的操作技巧,而是调动指挥五虎上将让他们各显神通,恪尽职守,奋勇杀敌,因而能够在不知道是什么病毒细菌的情况下,也能有效地处理突发性疾病。换言之,它不一定去直接抓捕罪犯,却在“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长治久安,举重若轻。


诚如“知乎”所说:“我们的中医,并不用去分析什么基因图谱,而是根据病患症状进行中医特色的分析,将非典纳入‘温疠’范围辨证施治……中医看病,不必去搞清敌人是谁,把人体调整到正常状态就行了。谁去杀敌,用什么武器去杀敌,那是人体自组系统的事情。这正像毛泽东主席的战略: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所以,解放初期的流行性乙型脑炎,中医出马一举摆平;2003年的非典,中医手到擒拿;而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再度降龙伏虎。病毒的侵扰不会就此完结,它今后必然还会千变万化像白骨精那样换个面貌再出现,而中医可永远“卒然临之而不惊”,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  致敬逆行英雄们!126日,乐山市中医医院派遣10名医务人员驰援武汉

划重点

05

 根本的问题出在教育上

教育是一切的源头。台湾“大选”1月11日登场,年轻人纷纷票投台独份子蔡*文。香港暴徒的暴乱至今不消停,大前天(2月3日),香港抗疫的紧要关头,1000多医护人员在煽动下罢工。如此等等,都是台独、港独教育结出的恶果。


反对中华民族的中医药,也是教育问题的恶果。乐山市妇幼保健院原院长侯革非大夫告诉我,他在母校四川某医科大学微信群中发言说中医药好,竟有同班同学恶毒地留言:“一个受了现代教育这么多年的人,竟然还相信中医药,简直是母校的耻辱!”无知狂妄,与港独份子如出一辙。这人全然不懂给医科大学蒙羞的,恰恰不是侯革非老院长。

中国并没有招惹美国,美国却一定要死心塌地把中国打下去。同理,西方一定要把中医药打下去,并不是因为中医药不行,恰恰是因为中医药太行。不消灭中医,新病毒就无法在中国大地上横行猖獗。在方法上,西方巧妙地采取了捧“实证”这一科学研究的方法之一,去取代“科学”的全部,通过200年努力的教育,成功地用一个伪命题,否定了中国几千年来的临床实践。之后,他们还再次成功地误导了大众忽略一个现实:回顾性总结往往是最捷径、最实在的研究。

中医阴阳五行平衡理论作指导的非典治疗方法用实验方法去论证,实验者绝对讲不清楚,讲不清楚就妄判中医“不规范、不科学”,轻松的就把邓铁涛大师给边缘化了。


反观中医,问题在于没有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一切以西方的标准为标准。得标准者得天下,结果当然是“西医治不好也行,中医治得好也不行”。

有时候,常识比道理还重要。例如,毒蛇(例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咬了一口,常识会让我们下意识地立即放血排毒。而我们一些“权威”的思维,却是需要先行认证:什么叫蛇?什么叫毒?蛇的定义是什么?毒的定义是什么?是谁给的定义?这个定义是否经过联合国批准?当前是否需要排毒?排什么毒?怎样排毒?与美国的研究合拍吗?不合拍能不能排?合拍怎么排?什么叫排?什么叫不排?排的定义是什么?不排的定义是什么?是谁给的定义?这个定义是否经过联合国批准?……

《庄子·外物》云:“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此言,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矣。”正所谓: “譬犹拯溺救焚,岂容整冠束发。”等你论证下来,早已尸横遍野了。老百姓才不需要这些高深的游戏,邓铁涛非典中医治愈率100%,他们就认为行;中国中医科学院团队“半副药退去新冠病毒热,让病人3天走出鬼门关”,他们也认为行。因为他们的认识很简单:“疗效是检验医学医术的根本标准”。判断直白绝无转弯抹角,语言朴素却顶天立地。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  被誉为中国中医药文化第一街的桂林崇华中医街地标建筑:定海神针——疗效是检验医学医术的根本标准


“疗效是检验医学医术的根本标准”——忽略这个方向和根本,中医将永远被西方势力踩在脚下。

顺便提及,中医药的运用是需要辨证论治的。肯定双黄连具有抵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作用,就大肆抢购,普遍服用,也是幼稚和错误的。脱离辨证论治乱服一通,会照样无效,甚至可能产生新的副作用。

非常时期、非常牵挂,你无恙,我安好,一切终将过去,静等春暖花开!

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能战胜新型肺炎, 指日可待!

中医药学包含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华文明的一个瑰宝,凝聚着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博大智慧。”传承创新发展中医药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内容,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事。(引自新华社北京10月25日电重要指示)


● 附录

_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处方选

_

(一)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

国卫办医函〔2020〕103号


(四)中医治疗

本病属于中医疫病范畴,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各地可 根据病情、当地气候特点以及不同体质等情况,参照下列方 案进行辨证论治。


1.医学观察期

临床表现1:乏力伴胃肠不适

推荐中成药:蕾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

临床表现2:乏力伴发热

推荐中成药: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 疏风解毒胶囊(颗粒)、防风通圣丸(颗粒)


2 .临床治疗期

初期:寒湿郁肺

临床表现:恶寒发热或无热,干咳,咽干,倦怠乏力, 胸闷,屈痞,或呕恶,便溏.舌质淡或淡红,苔白腻,脉濡.

推荐处方:苍术15g、陈皮10g、厚朴10g,舊香10g. 草果6g,生麻黄6g、羌活10g、生姜10g、槟郎10g

⑵中期:疫毒闭肺

临床表现:身热不退或往来寒热,咳嗽痰少,或有黄痰, 腹胀便秘.胸闷气促,咳嗽喘憋,动则气骨舌质红,苔黄 腻或黄燥,脉滑数。

推荐处方:杏仁10g、生石膏30g、瓜萎30g、生大黄 6g (后下)、生炙麻黄各6g、葶苈子10g、桃仁10g、草果 6g、槟郞10g、苍术10g

推荐中成药:喜炎平注射剂,血必净注射剂


(3) 重症期:内闭外脱

临床表现:呼吸困难、动辄气喘或需要辅助通气,伴神昏,烦躁,汗出肢冷,舌质紫暗,苔厚腻或燥,脉浮大无根。

推荐处方:人参15g、黑顺片10g (先煎)、山茱萸15g, 送服苏合香丸或安宫牛黄丸

推荐中成药:血必净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


(4) 恢复期:肺脾气虚

临床表现:气短、倦怠乏力、纳差呕恶、痞满,大便无力,便溏不爽,舌淡胖,苔白腻。

推荐处方:法半夏9g、陈皮10g、党参15g、炙黄芪30g、 茯苓15g、藿香10g、砂仁6g (后下)



(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使用“清肺排毒汤”的通知

 ●

国中医药办医政函〔2020〕22号


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

一、处方组合。

清肺排毒汤来源于中医经典方剂组合,包括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性味平和。


二、处方组成及服用方法。

麻黄9g,炙甘草6g,杏仁9g ,生石膏15-30g(先煎),桂枝9g,泽泻9g,猪苓9g,白术9g,茯苓15g,柴胡16g,黄芩6g,姜半夏9g,生姜9g,紫菀9g,冬花9g,射干9g,细辛6g,山药12g,枳实6g,陈皮6g,藿香9g


传统中药饮片,水煎服。每天一付,早晚两次(饭后四十分钟),温服,三付一个疗程。

如有条件,每次服完药可加服大米汤半碗,舌干津液亏虚者可多服至一碗。(注:如患者不发热则生石膏的用量要小,发热或壮热可加大生石膏用量)。若症状好转而未痊愈则服用第二个疗程,若患者有特殊情况或其他基础病,第二疗程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修改处方,症状消失则停药。


三、适用范围。结合多地医生临床观察,此方适用于轻型、普通型、重型患者,在危重型患者救治中可结合患者实际情况合理使用。

为切实提高临床疗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将持续跟进各地使用情况,采集相关数据。有何意见建议,请及时反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联系人: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 

贺晓路 邱岳 电话:010-59957704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 

王瑾 电话:010-59957686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

2020年2月6日



(三)四川中医药管理局推荐的预防建议处方

 ●

组成:

金银花30g、连翘30g、芦根30g、竹叶15g、薄荷15g、荆芥15g、桔梗15g、生甘草15g、藿香15g


用法:

熬药时每剂泡水30分钟,熬开15分钟,熬水三次共800ml,2日1剂,每日2次,每次200ml。


以上处方仅作为预防用药,儿童用量酌减。如已出现发热等症状,请到医疗机构就诊。


(四)对武汉预防处方的修改补充建议

 ●

乐山市中医医院汤一新主任中医师的处方修改意见及建议依据:

一、处方修改意见

1、新肺炎一号方:

炒苍术5g,金银花5g,陈皮5g,芦根10g,桑叶3g,生黄芪10g,炒白术10g,防风10g 石斛10克(开水泡,代茶饮,7-10天)

2、新肺炎二号方:

生黄芪10g,炒白术10g,防风10g,贯众6g,金银花10g,佩兰10g,陈皮6g,山药30克 石斛10克(煎服,每日一付,分二次,7-10天)。


二、建议的依据:

1、湖北医界对中医病机的判断是正确的

据湖北省医疗救治组专家、湖北省人民医院呼吸科教授胡克介绍,依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临床特征,此病属中医疫病的范畴,其核心病机为“湿、毒、淤、闭”,病位在肺、脾,可伤络入血。这个认识是完全正确的。


2、根据症状分析,增加补益脾阴,扶助正气,处方更为完善

(1)此次疫情临床表现为:以发热、乏力、干咳为主要表现。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症状少见。约半数患者多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严重者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值得注意的是,重症、危重症患者病程中可为中低热,甚至无明显发热。部分患者起病状轻微,可无发热,多在1周后恢复。

(2)以上疫情表现整体上说明:病情的发生发展,与患者个人抗病的能力密切相关,即所谓“正气内存,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免疫力是最好的医生。疫情的发生,肺脏首当其冲。肺主表,为子脏,脾为肺之母脏,虚则补其母,在预防处方中加入强本固表是十分必要的。脾为后天之本,脾阴是后天之本的本中之本,因此修改建议在原科学处方中,加入石斛10g补益脾阴,合玉屏风散(生黄芪10g,炒白术10g,防风10g)扶正固表,预防之力更为彰显和完善。


3、原方剂量可以适当加重。疫情的来势比普通感冒更为凶猛,常用的剂量必须加重以适应病情的变化。而且人们的机体对中药的敏感度与几十年前也大有不同,所以有必要加重原方的计量(详见新方案)。


4、适当修改炮制药物。要为避免出现不适症状而作些小修改。原处方一的苍术,新处方将生用改为炒用,就是为避免出现呕吐等不良反应而做出的变动。


5、处方“二”中加入山药15克,石斛10克,依据同“2”。



作者简介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汤一新教授

四川省乐山市中医医院主任中医师

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医师承博士生导师

全国名老中医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芳香健康产业分会专家指导委员会顾问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委

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享受者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党中央国务院表彰的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劳动模范)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庆祝建国70周年纪念章”获得者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点击阅读原文【足不出户学中医】

0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精油芳居生活芳香生活精油治疗 » 中医真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分享到: 更多 (0)

精油芳香网

联系我们关注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